「胎停育」高发于孕期这个阶段......背后这6大原因,一定要重视!

2024/04/03 775

胚胎停育(简称 “胎停育),是指胚胎在子宫内因受到母体不利因素或染色体异常等原因,导致胚胎停止发育并最终死亡,部分或者全部的组织残留在子宫内的病理性妊娠,多发生在妊娠12周之内,特别是第7~10周[1-2]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来源:摄图网


近年来,婚检率下降、育龄人群年龄增大、生活压力以及环境污染等原因造成胚胎停育的发生率逐渐增高,据统计我国妊娠早期胚胎停育的发病率达到20%~25%[3]






(一)胚胎停育有何征兆?





胚胎停止发育后常会发生以下症状[3-4]


1、阴道不规则出血,一般量较少,伴或不伴轻微腹痛


2、恶心、呕吐等早孕反应消失


上述临床表现因人而异,但部分患者也会没有任何症状,此时则需要进行超声检查来诊断,下述条件满足其一即可判定为胚胎停育[1]


1、超声诊断显示头臀径≥ 7 mm 时,未见胎心搏动;


2、孕囊平均直径≥ 25 mm 时,未见胚胎;


3、超声显示无卵黄囊的妊娠囊在2周或更长的时间后,未见胚胎及胎心搏动;


4、超声显示有卵黄囊的妊娠囊在11d或更长时间后,未见胚胎及胎心搏动。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来源:摄图网






(二)为什么会发生胚胎停育?






国内外研究发现,造成胚胎停育的原因众多,如染色体异常、感染、免疫、内分泌异常、男性精子状态以及环境心理因素等[3,5-7]


(1)胚胎绒毛染色体异常


染色体异常是胚胎停育最常见的病因,可分为染色体数目和结构异常。


染色体数目异常中最常见的是常染色体三体,其中16-三体发生率最高,其次为 22-三体、15-三体、21-三体等;性染色体异常以X单体常见。


染色体结构异常包括染色体的易位、倒位及片段的缺失、重复等 ,绒毛组织检测发现约44. 44%有染色体结构异常。


(2)内分泌因素


研究发现,母体分泌的人绒毛促性腺激素 (hCG)孕激素孕酮(PROG)雌激素水平与胚胎良好发育均存在相关性。


hCG主要功能是维持月经黄体的寿命并促使月经黄体成为妊娠黄体,进而促进甾体激素分泌、绒毛发育及胎盘的形成;胎盘分泌的雌激素、孕激素也可为胎盘植入提供良好的条件。


此外,PROG的功能主要是松弛肌纤维,降低平滑肌兴奋性,并对受精卵发育有一定保护作用,若PROG水平过低则容易发生自然流产等不良妊娠结局。


(3)免疫因素


受精卵是由来自母亲的卵子和来自父亲的精子结合发育形成胚胎,着床于母体子宫内膜,而胎儿与母体之间的免疫不适应将会导致母体排斥胎儿,影响胚胎的发育。


抗精子抗体抗子宫内膜抗体阳性是造成不孕不育的常见原因。精子和胚胎相对于母体均是异物,母体会产生免疫排斥,特别是黏膜和生殖道感染的女性易产生抗精子抗体;而子宫内膜抗体会对子宫内膜造成损伤,影响女性内分泌和子宫内膜的发育,从而无法给胚胎提供良好的发育环境。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来源:摄图网


(4)感染因素


约有15%~30%胚胎停育是由于感染性因素引起的,常见的病原体主要有:衣原体、支原体、弓形虫、巨细胞病毒、加德纳菌感染等。这些病染体感染会对子宫产生一定的毒性影响,还会对孕妇妊娠期组织的生长造成严重损坏从而导致胚胎发生停育。


(5)男性精子状态


精子成熟障碍、细胞凋亡率、精液质量参数、精子活力等精子状态是导致胚胎停育的危险因素。


此外,研究发现,精子质量下降、抗精子抗体形成、精子核蛋白组型转换缺陷、精子细胞凋亡率增加等也会对配偶胚胎停育造成影响。


(6)环境心理因素


环境因素主要会影响孕妇的内分泌功能,孕前和孕期频繁接触铅、苯、汞、农药等化学物质及电磁辐射会对孕妇的身体造成直接伤害,从而引起胚胎停育


长期工作压力大,抑郁情绪、焦虑情绪等负性情绪也会增加孕妇胚胎停育的发生概率。






(三)发生胚胎停育该怎么办?






由于早期胚胎停育可能对孕妇造成凝血功能障碍,增加阴道异常出血风险,甚至威胁女性生命安全。因此,超声检查或(和)检测血hCG确诊胚胎停育,建议尽快进行清宫术[8]


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停止发育的胚胎滞留宫腔不但会影响母体凝血功能 ,还会与子宫壁紧密黏连,使得清宫术的难度与风险明显增加,易引发大出血等不良事件。故清宫术前予以药物对宫颈进行充分软化及扩张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确保清宫的成功率,目前临床上行清宫术前常用药物主要有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9]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END

参考文献:

[1]赵晓娟,魏珂,董菲,张蕾,刘美鹏,康萍.8693例育龄期女性胚胎停育发生率及影响因素分析[J].海南医学,2023,34(14):2075-2078.

[2]高慧,单珂,毛瑞敏.子宫动脉血流参数与胚胎停育的关系[J].中国医药导报,2022,19(8):77-80.

[3]周青,刘帅妹,张瑞金,石慧,林宁,吴玉璘,许豪勤.胚胎停育相关因素研究进展[J].中国医药导报,2019,16(23):53-56.

[4]于晓丽.说说胚胎停育[J].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2019,27(7):976.

[5]朱燕楠.胚胎停育的研究进展[J].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75):14849-14850.

[6]李肖华,石子佳,王俊霞,程青青,郑宗朋,高健.胚胎停育患者绒毛组织染色体检测分析[J].山东医药,2023,63(36):1-4.

[7]董雷,李海松,王彬,丁然.胚胎停育男性因素分析及对策[J].中国性科学,2017,26(4):108-111.

[8]顾英干,顾永娟,戴兰芳.用米非司酮和米索前列醇配合清宫术治疗胚胎停止发育的效果分析[J].当代医药论丛,2018,16(20):172-173.

[9]霍丽娥.雌激素联合米非司酮、米索前列醇及清宫术治疗胚胎停止发育的临床疗效[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22,(15):56-57.

声明:本文出自医会宝编辑部,旨在为医疗专业人士传递更多医学信息。本文并不能取代医生的专业诊疗意见,如有罹患,需前往专业医院检查诊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