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邪不压正,愿你成为正义的伙伴

2018/07/17 guanliyuan 19
上周五,姜文导演的《邪不压正》上映。电影根据张北海的小说《侠隐》改编,讲述了七七事变前夕,改名布鲁斯·亨德勒的李天然怀着绝密的任务从美国回到阔别十数年之久的北平,同时也想向将师父一家灭门的师兄朱潜龙和日本人根本一郎复仇的故事。电影里张扬澎湃的情绪、乱世纷争的谋划、美妙绝伦的画面,无不透露着姜文的风格。

image.png

同时,姜文在电影里还埋藏了大量“彩蛋”,其中之一就是李天然到协和医院报道上岗的第一天,对着起誓的肾。这个肾的主人,是大名鼎鼎的梁启超。1926年,梁启超到协和医院诊治,经X光透视显示左肾有黑斑一处,医生诊断结果是左肾患结核,需手术切除。手术由协和的院长刘瑞恒亲自主刀,但刘瑞恒判断失误,竟将健康的右肾切去,留下了左肾,导致梁启超壮年早逝。片中出现的院长,应该正是刘瑞恒,他也亲口提到这是他自己误做的一次手术。对于这场医疗事故,面对李天然的追问,院长说“知耻而后勇”。不知现实中刘瑞恒先生是怎样的想法,但作为我国著名医学专家,中国创伤医学的奠基人,中国近代公共卫生事业创建者,他确实为我国医疗事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而在这样一场医疗事故之后,刘瑞恒先生还能继续从医,则得益于梁启超先生的态度。对于这起“医疗事故”,社会人士和梁启超先生的家人都觉得协和医院有“孟浪”之责,梁启超先生却一直替协和医院辩护。其原因在于,梁启超先生比较过中西医之优劣,极力推崇西医,认为西医“讲求摄生之道,治病之法,而讲全体,而讲化学,而讲植物学,而讲道路,而讲居宅,而讲饮食之多寡,而讲衣服寒热之准……学堂通课,皆兼卫生”。基于这种理念,他生病的时候就拒绝中医治疗,而之所以替协和医院辩护,是怕说出真相影响西医乃至西学在中国的传播。这种将国家前途置于个人安危之上的做法,将自己信奉的“主义”置于健康与生命之上的情怀,值得敬佩。而考虑到现在略显紧张的医患关系,则更让人唏嘘。

image.png

2018年7月12日,天津武警后勤学院附属医院47岁医生在出诊时被3名歹徒刺中数刀后身亡。

2018年7月7日,承德市中心医院患者因等待时间较长为由,对急诊科护士及接诊外科大夫进行辱骂,当内科大夫马某上前劝阻时,吴某雷辱骂马医生并将其推倒摔伤,目前马医生还在治疗中。

2017年9月26日,陈某某持水果刀进入东安县湘东微创医院,将该院顾问蒋某某捅伤并潜逃。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紧张的医患关系当然不是突然形成的。著名医史学家西格里斯曾经说过:“每一个医学行动始终涉及两类当事人:医师和病员,或者更广泛地说,医学团体和社会,医学无非是这两群人之间多方面的关系。”但在现在社会中,这其中的关系更加错综复杂,“医方”已由单纯的医务人员扩展为参与医疗活动的全体机构和人员;“患方”也由单纯的求医者扩展为与求医者相关的每一种社会关系。

医患关系的恶化,一方面是因为,多年来,中国医疗资源供需极度不平衡,患者承担着高昂的就医成本,漫长的排队挂号过程、高昂的药品费用,医改在逐渐推进,但患者的耐心也在逐渐消失。普通病人将对医疗制度的一股怨气,很容易就转嫁到医生的头上,也因此产生了“仇医情绪”。而另一方面,确实存在一些不称职的医生,由于其不够专业、不够负责等原因造成乐医疗事故,而引起了医疗纠纷。社会性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部分医德不端的医生,以及一些不明是非的患者及家属,种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才使得医患问题日益严重。

在医疗改革日益推进的背景下,相信医疗环境会逐渐改善。而希望医生和患者都可以站在同一战壕,携手迎击共同的敌人——疾病。希望医生和患者及其家属都可以保有一颗正义善良的心去面对彼此,因为我们拥有着以生命拯救生命的好医生——

image.png

吴孟超,我国肝胆外科奠基人,他曾把16000多名患者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创造中国肝胆外科无数个第一。今年96岁的他,依然奋战在治病救人的前线。

image.png

王振义,著名血液学专家,带领团队奋斗八年,确立了白血病治疗的“上海方案”。为救更多人,他并未申请专利,一盒药仅290元且已纳入医保。

image.png

刘彤华,著名病理学家,一辈子都在于死神争夺生命,从业60余年,她阅过的片子、签发的报告达30多万份之多,却极少发生差错,她的诊断被誉为“全国病理诊断的金标准”。

还有很多负责善良的医生——

image.png

98岁的胡佩兰退休20多年还坚持坐诊,逝世前她留下的一句话是:病人看完了,回家吧。

image.png

一名男子心脏骤停,已无脉搏及自主呼吸,然而医生却没有放弃,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抢救,医护人员累计为患者胸外心脏按压约15000次,从死神的手里抢回了患者。

image.png

连续9个小时的手术,这位医生的脖子累到不能动,但手术还在进行,他立刻要求麻醉医生帮他打一针封闭,顺利完成手术。

image.png

一位急诊室的医生,在自己19岁的病人抢救无效死亡后,默默地走到了医院外面,痛哭出声。

image.png

患者突发躁狂,拔掉引流管冲出病房,很多医生、护士、家属都拦不住。主治医生一到,立刻上前拥抱住他,病人马上就安静了。患者信任的本该是医生,多么希望医患关系能够定格在这一刻。

医学家林巧稚曾说,“医生给病人开的第一张处方,应是关爱”,那么病人应当给予医生的,就是理解。

作为一个医生,首先,要有仁心,其次才是有仁术。

作为患者及家属,可以有对生的渴望,但也别随意剥夺别人生的权利。

愿邪不压正,愿你我都是正义和善良的伙伴。


本文原创,如要转载,请注明来源


技术支持:荣华建站

Copyright ©2008-2018 . All Rights Reserved 万怡会展版权所有 上海ICP第07510431号

上海徐汇区肇嘉浜路333号亚太企业大厦603-606室

上海:021-64150355/021-64730337 北京:010-87380158/010-8738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