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尿毒症「突然就来」那些事,轻松掌握不迷糊!

2022/02/11 575

目前,慢性肾脏病的防治已成为全世界面临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在中国,有100万~200万尿毒症患者[1]。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然而,尿毒症常在没有明显的主观症状的情况下不断进展,经检查后才被发现,不痛不痒突如其来。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一疾病的相关知识,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帮助!


(一)尿毒症的基本知识概述



(1)什么是尿毒症?


尿毒症是指由多种慢性肾病导致肾功能衰竭的末期阶段,其主要临床症状为呕吐、纳差、水肿等。尿毒症患者多伴有典型的水电解质紊乱、代谢性酸中毒、糖脂代谢紊乱等症状,严重影响患者的生命安全[2~3]。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2)尿毒症的常见原因有哪些?[4~7]


任何形式的肾脏疾病或肾功能受损,且持续3个月以上未能恢复,都会造成慢性肾脏疾病。如果此时再不重视,就会进入尿毒症阶段。尿毒症的发病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常见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内容[4]:

①糖尿病肾病:临床资料证实,有30%-40%的糖尿病患者最终会发展成为尿毒症;


②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小球肾炎是导致国内尿毒症患者发病的首要病因,由于患者起病方式存在差异,病情迁延,病变发展缓慢,导致患者出现不同程度的肾功能衰竭,病情呈不断恶化趋势,最终出现尿毒症[5];


③高血压性肾脏病:肾脏是高血压的靶器官之一,一般而言,持续5年以上的高血压患者大多出现不同程度的肾损害。随着病情的进一步发展,出现肾功能不全,最终发展成为尿毒症而危及患者生命[6];


④多囊肾:由于该病为先天性遗传疾病,通常会侵袭至患者双侧肾脏,当患者的肾脏很快布满大小不一、数量较多的囊肿时,正常的肾组织会遭到压迫,并且由于其肾单位减小而造成肾功能衰退,最终发展为尿毒症[7];


⑤其他可造成肾损害的疾病[4]:

--自身免疫和结缔组织方面的疾病:系统性红斑狼疮性肾炎、ANCA 相关性血管炎、抗肾小球基底膜病、过敏性紫癜性肾炎、银屑病、白塞病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等;

--感染性疾病:乙肝、丙肝、艾滋病和梅毒等;

--梗阻性肾病:输尿管结石、输尿管狭窄等;

--痛风性肾病;

--药物性肾损害;

--慢性肾盂肾炎;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二)尿毒症的治疗方案和差异性比较


在尿毒症的治疗过程中,虽然肾移植是较为有效的治疗方案,但是肾源、手术费用、移植排斥反应等受限因素较多,持续性血液净化仍是临床治疗的首选, 但不同血液净化方式对患者的影响也有显著差异[9~11]。


(1)血液透析


血液透析能够对尿毒症毒素予以有效清除,然而由于血液透析器自身的孔径限制,难以实现对 hsCRP 及 SF 等大分子炎性因子的有效清除[12];


并且每次治疗都需要扎针,且会造成比较严重的贫血,透析前后会影响血压,需要对日常饮食严格控制,对患有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的患者不利,此外, 还会增加感染乙型、丙型肝炎的风险[13];


需要指出的是,长时间的血液透析会引起皮肤不同程度的瘙痒。这可能与机体内的甲状旁腺素水平升高、组织胺水平升高及周围神经病变有关,血液透析对机体内的毒素无法进行清除,使大量的毒素都堆积在皮肤的组织里,引起皮肤瘙痒[14]。


汇聚专业医学学术知识,提供线上线下整体解决方案

图源:摄图网


(2)腹膜透析


腹膜透析以其独特的优势在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治疗中得到广泛应用,因其不仅拥有高效的吸附剂,而且吸附材料相对特殊,不仅能够有效清除尿毒症毒素,而且能够对大分子炎性因子予以清除,效果强于血液透析治疗[15]。


但是,腹膜透析在使用过程中需频繁更换腹透液,若未严格把握无菌操作,腹部容易感染,引发腹膜炎[16]。


(3)血液灌流


血液灌流是通过灌流器中的吸附剂非特异性吸附毒物、代谢产物进行血液净化,缺点是不能维持体内水、电解质及酸碱平衡[17]。


基于上述血液透析和血液灌注两种透析方式的差异性,有研究显示,对于尿毒症患者采用血液透析与血液灌流联合治疗临床效果显著,不仅能够改善患者肾功能,还可明显降低炎性因子水平,提高透析效率[18]。


同时,有报道显示,通过血液灌流与血液透析联合治疗的方法,还能够对患者皮肤瘙痒的症状进行有效地缓解,在提升尿毒症患者生存质量方面具有重要意义[14]。

参考文献:

[1]倪兆慧,金海姣.中国腹膜透析发展70年[J].中国血液净化,2019,18(10):661-663.

[2] 危正南,张庆红,吴 东,等.高通量血液透析对尿毒症患者血浆毒素分子含量及机体微炎症状态的影响[J].海南医学院学报,2016,22(6):558-561. 

[3] 刘晓东,杨向东,孙西照,等.血液透析滤过与血液灌流联合治疗尿毒症脑病临床观察[J].山东医药,2015,55(35): 37-38.

[4]谢振华.为什么尿毒症患者要做血液净化[J].健康必读,2020,(28):8.

[5]化秋菊,郭明好,李娜,等.长期血液透析尿毒症患者留置导管相关性感染因素分析 [J].中华医院感染学 杂志, 2019,29(17):2603-2606.

[6]程广书.高血压肾损害的中医药治疗思路[J].河南中医,2001,21(1):31.

[7]邹永胜.多囊肾会发展为尿毒症吗[J].科学养生,2020,23(1):35.

[8]胡艳华.血液透析联合血液灌流对尿毒症皮肤瘙痒的疗效观察[J].健康之友,2021,(16):145.

[9]Bentata Y,Hamdi F,Chemlal A,et al. Uremic pericarditis in patients with end stage renal disease:prevalence,symptoms and outcome in 2017[J]. Am J Emerg Med,2018,36(3):464-466.

[10] Smogorzewski MJ. Skin Blood Flow and vascular endothelium function in uremia[J]. J Ren Nutr,2017,27(6):465-469.

[11] Long B,Koyfman A,Lee CM. Emergency medicine 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end stage renal disease patient [ J]. Am J Emerg Med,2017,35(12):1946-1955.

[12]黄琳,庞捷,李锦山,等.百令胶囊联合尿毒康合剂对腹膜 透析患者残余肾功能及微炎症状态的影响[J].陕西中医, 2016,37(11):1477-1479.

[13] 姚 洁,诸伟红,葛玉英,等. 慢性肾功能衰竭血液透析患者医 院感染病原菌分布与临床特征分析[ J].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 志,2015,25(10):2210-2212.

[14]胡艳华.血液透析联合血液灌流对尿毒症皮肤瘙痒的疗效观察[J].健康之友,2021,(16):145.

[15]邱君飞,吴广宇,姚风良,颜思诗.不同透析方式对慢性肾衰竭尿毒症患者微炎症状态的影响[J].中国医刊,2019,54(3):338-340.

[16] 刘付敬樟,江康伟,文丽斯,等. 腹膜透析治疗慢性肾功能衰 竭患者的疗效及其对血清 BUN、 SCr、细胞因子水平的影 响[J]. 疑难病杂志,2017,16(12):1240-1243.

[17] 刘忠强,王丽娜. 血液透析联合血液灌流治疗对慢性肾功能 衰竭患者微炎症状态的影响 [J]. 中国现代医生,2015,53(28):84-86.

[18]曾富元,史晓腾.血液透析联合血液灌流治疗尿毒症对患者肾功能及透析效率的影响[J].吉林医学,2021,42(2):451-453.

End

声明:本文为医会宝编辑部原创整理,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希望大家理性判断,有针对性应用。